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电子元器件供应商 >
艺术品经纪人必须的!
发布日期:2022-03-01 19:54   来源:未知   阅读:

  2014年元旦,画家赵曼在北京荣宝斋美术馆的跨年个展成功举办,而这次展览的策划者就是她的艺术品经纪人。

  提起经纪人,人们大多会想到演艺圈,艺术品经纪人对于许多人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词汇。的确,比起国外艺术品经纪人职业的成熟化,国内的艺术品经纪人还处在萌芽和起步状态,在河南则几乎是一片空白。

  赵曼的书画进入市场,是最近五六年的事情。“最初是靠自己接触市场,发现很大的问题——经常有人上门来买画,需要和别人讨价还价,这对艺术家是很大的‘折磨’,会影响艺术创作;而且,别人套套近乎,请吃个饭,可能本来8000元的画,我三五千甚至不要钱就给他了,这种人情关系挡都挡不住,市场就被搞乱了。”

  从2011年起,赵曼开始有了自己的艺术品经纪人,并逐渐在全国范围内铺开,“浙江、陕西、山东、广东、江苏、上海,这些地方都有我的代理人。”

  有了正规的经纪人接手作品的市场推广,赵曼彻底解放了,“他们每天要接几十上百个电话,处理很多事情,如果这些事情都由艺术家来做,那就完全没时间和精力去创作了。”

  除了经纪人,一些艺术机构、美术馆、书画院,成为时下书画家与市场联系的主要渠道之一。

  福建人沈钊昌从河南大学美术系毕业后就留在了河南,目前的身份是河南省华侨书画院院长,在圈内以组织“活动”出名。去年他承办的黄帝故里拜祖大典书画展颇有些影响,眼下又开始筹备2014拜祖大典书画展。

  承办这样的书画展,需要广阔的人脉,美术创作出身的他,身兼省政协会员、省侨联副主席等多重身份,显然具备别人没有的优势和能量。

  “河南的书画家,缺乏一个整体的推广,现在缺的是高品质的运作。”沈钊昌非常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出面,组织一些品牌活动,毕竟相比社会书画院,公家组织活动,更名正言顺一些,市场也认。

  华侨书画院所做的推广,目前仅止步于组织书画展这样的活动,被记者问及为何不进一步联系市场,为艺术家的作品找销路,他面露难色:“市场太复杂,水太深。”

  而华夏美术馆涉水市场的脚步从四年前就开始了,目前已经签约代理了一批省内书画家。华夏美术馆馆长张怀彬的理念是:“汇集全省书法、国画、油画、水彩,包含各画种、各艺术品类的拔尖艺术家,有学术高度、有市场潜力的,通过做活动,搞展览、推广,整体推出去。”

  代理艺术家及其作品,不是签个约就完事,后期运作相当繁琐,涉及诸多环节、细节。市场的培育有个过程,双方的合作也需要磨合,对于签约艺术家要保持关注,市面上出现他们的作品,就要去跟进,有时候还需要及时介入,接盘。作品要有计划地投放市场,对于价格的掌控也需精准定位。

  “签约只是个开端,推广艺术家是个系统工程,需要专业操盘手来运作。”对于华夏美术馆的签约艺术家尝试,市场人士表示乐观,“不管怎样,已经真正起步了”。

  已经拥有多位经纪人的画家赵曼,对当下的艺术经纪市场有自己的看法:“中国目前没有职业经纪人,市场上活跃的其实都是藏家发展起来的经纪人。”

  虽然并非科班出身,这批经纪人却饱经市场历练,有人脉,眼光毒,摸到了市场规律。许多人已经有了多年的艺术品私下运作经验。换句话说,他们已经具备了成为职业经纪人的条件,是市场培育出的经纪人。

  一位市场观察人士表示,“在中国,除了拍卖市场外,大量的交易还是在艺术家和藏家之间直接进行的,专业的艺术品经纪人非常少,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江苏、西安等相对成熟的市场,河南几乎没有”。而根本原因还是国内艺术品市场不成熟。“藏家总喜欢自己上门买画,既能保真,还能跟艺术家合个影,多好。”

  在中国艺术品市场日益扩张的今天,艺术品经纪人队伍需求大,而人才储备太少。大部分所谓经纪人的经纪手段还相当初级,并不具备向媒体、市场、资本推介艺术家的能力。经纪人自身也并没有明确的行业规范,“职业道德、契约关系、入行门槛、收费模式……这些都有待制订一个标准。”这位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