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商标查询 >
人像摄影背后的强势叙事
发布日期:2022-03-11 04:18   来源:未知   阅读:

  当我们看到那个时代的人像那种健康愉悦,向上的,这样一种外在神态情貌的时候,我们说折射那个时代那样一种政治生活,那种时代的生活到底真实性有多大,它是假的,还是真的,用什么标准评判?——李公明

  朱光明拍摄的白杨(上图),抓拍和摆拍的过程中他找到了瞬间的灵感,摆拍也是照相馆最基本的一个手段。1950年代开始,工人、农民、士兵及其他过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涌进了照相馆,摄影师们自觉地迎合了主流意识形态的要求。于是,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上海照相馆拍摄的人像照片中,大量出现了红光满面、精神斗擞,笑逐颜开、眼神单纯明亮、心无杂念、乐观向上的“新人”肖像。此栏除白杨肖像外,均为吴兆华作品。

  1970年代,对内心健康纯洁的人民的塑造中,人像摄影通过照相馆对光的调节,对每个市民的服饰、发型和姿势的重新塑造,每个普通人开始从照片中发现自己纯净、充满幸福感的“喜悦”镜像。上海照相馆的人像摄影一直保持着民国好莱坞式的高对比度的侧光使用传统。此栏均为吴兆华作品。

  1980-1990年代,1949年之前的人像摄影趣味正在渐渐恢复,曾经流行的男女发型开始回潮,让人依稀回想起王开照相馆以前的明星摄影、名媛摄影的意味。此栏上图为吴兆华作品,余为殷孟珍作品。

  1960年代,朱光明拍摄的全家福摄影作品。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单纯、光明的笑容。在中国,上照相馆拍照始终是一件“大事”,充满了仪式感,所以人们都希望拍下自己最快乐最好看的时刻,尤其在1960年代,没有人上照相馆拍照会紧绷着脸,这是商业需要,当然,也有政治需要。

  当我们看到那个时代的人像那种健康愉悦,向上的,这样一种外在神态情貌的时候,我们说折射那个时代那样一种政治生活,那种时代的生活到底真实性有多大,它是假的,还是真的,用什么标准评判?——李公明